Zéro。

2017 / 06
05<<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>>07

長者

2017/06/17(Sat) 20:48
IMG_3295.jpg

黃大仙站出口擠著一排攤位,香、守護符,亦有60歲上下一男一女,在通往嗇色園的地下道兜售。
其中男性斷了半臂,我瞬間湧起一陣感觸,便提起相機想要偷偷紀錄此一景象。然拍攝路人總是這樣,尤其是長者,對鏡頭趕到不安、疑慮。先意思地拍了幾張從商場垂掛下來的大燈籠,再悄悄轉移鏡頭對著人,卻才按了幾張快門便被發現。
他似乎惱羞成怒,對我嚷嚷著我甚至分辨不出是不是粵語的話,女性小販則對我露出無奈的笑容。我裝作聽不懂、沒事地笑笑點頭走遠,卻總是忍不住在最後又按了幾張。
而他回頭發現,更是惱怒地對我大吼,我只得落荒而逃。
多望他能諒解,我只是想記著這悲傷的社會一景。
Murmur. 留言:0 引用:0

17.05.09

2017/05/20(Sat) 14:11
我從香港回來後一陣子,我們見面。
原本說好要一齊吃午餐,最後一如往常不如計劃,只能趕在中午時段來找我。一見面他就從後面靠上來,說妳今天怎麼這麼香,我說我還來不及擦香水呢。後來也忘記那些細節了,只記得我在慵懶的片段趁機和C打了一個勾勾。
跟我打勾勾,答應了喔。先斬後奏。他任我勾起他的小指後,才問我意指什麼。
要一直和我當朋友。他笑笑,說好呀。
再後來,我們準備出門,他在廁所我在洗手,走回房間的時候他突然說:「我覺得我看一個人第一眼,就知道我們會不會是一輩子的朋友。」我回過頭狡黠一笑,「那我是嗎?」
「是啊,我就是要跟妳說這個。」
而我等的,也就只是這句話。
Murmur. 留言:0 引用:0

17.01.08

2017/01/08(Sun) 15:15
想著2017了呀,該換面板了,試了好幾個面板卻還是覺得這個版面最適合這裡的文字。

  
「我們怎麼能抱怨希望這件事呢/我們只能不抱希望地去愛」


絕望帶來苦痛,致使愛亦生恨。然而梅爾索面對自然平靜的愛、Leon之於植物的愛,難道便好嗎?我們追求的是快樂,還是愛呢?匱乏成就了每一顆玉石的獨特,所以憤怒、悲傷是好的,正是人類可貴之處。
Murmur. 留言:0 引用:0

新年快樂

2017/01/02(Mon) 17:12
  去年的還沒看完,新年的第二天就買了新書。王丹在《時間的餘溫》序中是這樣寫的:「當我們進入了生命的下一階段的時候,常不再把摺痕看作是摺痕,而淡淡一笑地面對;或者,因為時間的積累,摺痕已經粗糙;或者,失去了體會到摺痕的能力,任過早到來的滄桑體驗遮蓋住可以瀏覽內心的窗口。」爬梳一年以來的痕跡,那些在陽光裡的、薄霧裡的,以及寒冬與淚水,都是那麼恰巧地塵埃落定,在成為過去的同時揣摩了未來的形狀。在時間的連貫下從來也沒有真正的過去,如回憶起來至今我未曾真正體會離別,總是得多年後回想才重新找到逝去的意義。
  關於2017,人生從來不是一張清單,僅是將待辦事項打勾,或在現實的泥淖中拋出慰藉性質的期望。過了21歲,似乎真的改變了不少,拾回一些過去的平靜,為自己注入了一些新的力量,也只希望明年能夠安穩度日。去年底終於讀完《快樂的死》,我多麼喜愛阿爾及爾的陽光、那些街道,「眺望世界之屋」當中大自然一切美好的馳騁。然而當他指出快樂與時間的衝突,"Nous n'avons pas le temps d'être nous-mêmes. Nous n'avons que le temps d'être heureux."我卻認為還不到那個時候。我們還在起步,還在時間意識之下,還不該被淘洗得麻木或淡然,以及隨之而來的殘酷與矛盾。在這麼多悲傷的表象之下,卻也只能這樣了,試圖保有純真地成長,不必和世界交易自己,並告訴自己:偌大星空下,只要閃耀的時候被那麼一個人發現,那就足夠了。
  非常感謝去年來自朋友、家人的諸多照顧,以及擦肩而過的一些人,祝你們今年都好。新年快樂。
Murmur. 留言:0 引用:0

16.11.04 補記外澳

2016/11/18(Fri) 23:26
(從FB搬運過來)
突然驚覺很久沒在fb好好說話,開學後措手不及地埋入雙主修生該有的日子,前幾天課堂上教授問起最近看完了哪些書,實在想回答《快樂的死》,但實在是還剩下泰半未讀。久未坐擁一個下午的日光與文字,現實裡泡久了快樂也被浸爛,字裡行間充塞著現實的臭酸味。
而日光就這樣被擱置了。
-
前些陣子原本是要以這樣的憤懣開頭,發一篇一如既往不大陽光的文。後來的日子倒證明這些怨懟都該針對自己,也是尚未在忙碌的日子裡找到定位罷了,安插好自己後反而許多煩悶都明朗起來。

想起和W前往海的那天,各自扛著攝影行頭,在北車碰了面。W領著我買票,我晃頭晃腦折騰了很久,還得先把紙鈔換成零錢。我說這是我第一次用售票機買票啊,之前都刷悠遊卡(抱歉我真是城市小孩),他說你要刷卡也是可以,但就買張票做紀念。
恰逢勞工放假,車廂比預想中擁擠許多,所幸我們的目的地較普通觀光客多了幾站,才有座位能在長長的隧道後,貼在窗上看蔓延開來的一片海。

講老實話,明明是一個足以住個二天一夜、三天二夜的小鎮,當天還真沒有旅行的感覺,或許是W的熟悉讓我消除了旅行中對異地的那種陌生感吧,又或者是海祛除了一切雜念。赤腳泡在海裡的時候感覺魂都飛了,褲腳濕了都不管,一股腦地按著快門,被碎在濡濕海石上的浪花美得一愣一愣的。一路上不免被取笑台北俗,真是心有不甘,但倒是真的被帶著去了一個美麗的地方呢。
more
Murmur. 留言:0 引用:0
主頁 Prev

Moi.

ヤレイ

Author:ヤレイ
レン廃。
英廚。

可拍打不可餵食。

Latest

Message

Footprints

Category

搜尋欄

RSS連結

連結

加為部落格好友